平溪國中011

(人家是「兄弟齊心,其力斷金」。佑佑彥彥兄弟是「兄弟齊心,其力斷(玩)蚯蚓~)

 

今天是父親節,非常淡定的無感,不過又有些「改變」可聊聊,這篇隨寫文的結語還是隱含「我當父親後的奇怪驕傲」。

先雜寫一些孩子最近練琴的改變:我們昨晚讓彥彥正式上了鋼琴課,不過和佑佑不一樣的是,他一次只上半小時。

而佑佑到這星期為止,學鋼琴剛好滿一年。

這一年來,我覺得佑佑進步很多,我看佑佑對自己的進步也頗有成就感,彥彥從六月開始就說要和哥哥一樣開始學,但我們延遲了兩個月,在彥彥生日前兩天完成這個願望。

對彥彥而言,因為佑彥阿嬤先教過彥彥認識音符(但彥彥有些還不夠熟),彥彥不至於完全從0開始。

我和佑佑的鋼琴老師討論後,我先在家教彥彥簡單視譜和彈奏的指力,讓彥彥先熟悉或適應鋼琴力道和指法後,再和哥哥一同去學鋼琴。

彥彥畢竟都沒接觸過鋼琴,且手指肌力尚不夠,五、六月在家先交彥彥彈琴時,他手指按鋼琴鍵都頗吃力,尤其是最後第四、五隻手指。

以我們瞭解彥彥的個性而論,我們「有直覺」彥彥進度會較慢,也擔心他會三分鐘熱度,學了一陣子就興致全無。總之孩子學琴就盡量,若真的回家不會有動力練琴,或漸漸把彈鋼琴視為壓力,那真的就像愛情聚合心態一樣,隨緣啦。


以下聊聊佑佑這一年來學鋼琴的記事:

佑佑剛開始學琴時,週休他早起時會主動跑去放琴的房間彈琴,幾個月後他沒有這麼「勤奮」、沒這麼「主動」,不過大體而言,平日晚上叫佑佑去練鋼琴,他並不會有反彈的情緒。

我對這方面很敏感,盡量避免讓孩子有學琴壓力,因小時候我曾有段時間很討厭彈鋼琴,但隨著年紀越大反而和鋼琴越親近。

因此會特別注意不想讓學琴人反過來不喜歡琴,花了學費要讓孩子接近音樂,花了錢和時間都是小事,但花了錢反而讓孩子討厭音樂,這種反效果......不是虧大了。

我常告訴孩子的媽,佑佑學的真快。

我們當然是以「父母」的標準,而不是以「專家級」的標準,因為我看過小一、小二那種「比賽級」的小朋友彈奏鋼琴的影片,佑佑當然完全比不上。

但我腦袋中總記起佑佑一年前還完全用「一指神功」,現在已經能兩手併彈,且有些曲子慢慢有難度,他最後還是有辦法彈奏,因此用「父母」的標準,會覺得佑佑鋼琴的進步也是看得到的,「一眠大一吋」。

有時候聽佑佑彈奏一條完整的歌曲後,我會告訴佑佑:「佑佑,你超厲害的啦」。

鋼琴彈的好不好,佑佑自己可以感覺的出來。但如果我再告訴佑佑:「你進步超多的啦」,佑佑會更有自信。

不過暑假佑彥阿嬤告訴我,在嘉義練琴時,佑佑曾告訴我媽,說練琴時我會兇他之類。

「他開始有壓力了」,我媽對孩子敏感度也算很好,她提醒我別讓孩子學琴成為壓力。


學樂器會不會有壓力?當然會有。

專家強調的要給孩子「快樂學習法」,這是什麼東東?我常覺得這些人活得太正向、也太天馬行空。

快樂,遲早會退場。

壓力,孩子遲早會面對。

如何舒壓、適應有壓力的學習,這才是學習任何事情(包括鋼琴)的問題所在。

學音樂當然會有壓力,尤其過了初期「玩」音樂的蜜月期,因為曲目越來越有難度,技巧也需要「練」,「練」已經是「玩」的進階級,彈琴不再只是好奇與熱情,而是需要專心和耐心。

對一個小孩而言,重複、一再的彈奏某個艱深的橋段,挫折與沮喪一定會有,尤其當我們看到有時候「講了再講」、「提了再提」,甚至已經在曲譜上劃上重點提醒要大小聲之類,孩子還是依然按照自己的彈法。

對我而言,孩子只要把該彈的音符彈出來,該對的拍子節奏不要誇張的錯誤,我是可允許孩子其他鋼琴技巧的遺漏。

我幾乎不會想去調整指法或技巧,因為我覺得這是鋼琴老師的責任,讓老師去糾正這些外行人看不出來的指法或技巧,我可不要剝奪老師的權利和義務。

我承認有時候在老師教佑佑時,我坐在後面聽到老師要求孩子的鋼琴技巧我會覺得「好像不用這麼要求」,因為我們只是促發孩子喜歡音樂的內在元素,除非孩子有興趣也有天分,不會要孩子走音樂這條路。

彈鋼琴興趣可以,當「職業」那就需要每天練到叫不敢,需要有一定的天分和絕對的耐苦力,這條路絕對辛苦。

但我從來不曾、也不會告訴孩子我覺得「屬於我」的練鋼琴看法,因為老師的教法必須尊重,讓孩子依照老師的練習方式去學習,老師自然有一套教學生的計畫和方式,否則幹嘛讓孩子給老師教。

可能是自己的媽媽也是老師,因此我幾乎有「強迫症」般,不管是音樂老師或學校老師,基本上我打從心底都非常尊重,這可是個百年樹人的神聖的職業。


孩子和我的關係還不錯,我自認為。

也許我們本來預定今晚要把整首曲子亂完,當孩子練琴練到一個段落後含情脈脈的看著我(不知如何形容,但就算不是含情脈脈,也應屬脈脈含情),然後給我一個親吻。

這樣的舉動常直接打中我的弱點。

「好吧,這段彈的還不錯,那下面的就明天再練」,我心情很好,因為除了覺得佑佑練琴算快外,也看到孩子親吻時的溫度,雖然孩子的媽覺得兩個大小男人老是有這外人看來噁心的舉動,但我樂此不疲。

尤其早上孩子起床主動親吻臉頰時,真的,那天的正向能量真的無敵大。

這幾天佑佑也剛好學滿一年,彥彥也剛好開始學琴,今天是父親節,謝謝我媽的提醒和佑佑、彥彥鋼琴老師的教導。也沒人規定父親節不能謝謝母親和老師之類吧,哈。

有時候看到孩子心智漸漸長大,尤其老聽到別人說「女生比較貼心」,你知道,心中就有個反抗因子想告訴別人,我們家的兩個小男人也很貼心,他們一樣能擁抱、親吻我們。

回家看到兩個孩子,怎麼說……只能說,一切都值得。

而且非常有「屬於我才懂」的快樂驕傲。


 

P.S.

分享一下吳念真臉書粉絲頁今天吳桑的留言:

母親節一定是假日,父親節...碰運氣,這樣的安排所有當爸爸的都該懂:前者是對付出者的感激,後者是對責任者的提醒。

爸爸們,加油。

  平溪國中013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62343732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佑佑皮皮 in Pixnet

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