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收到BlogAD的廣告商直接手機來電,討論寫麥片還是奶粉之類的分享文。

先說明,在格子裡的左側欄位我在幾年前放了BlogggerAds,這只有些許賺頭。為何用「些許」?因為我只是掛著不用做什麼動作,靠流量能讓每天多買杯「超便宜」咖啡的錢而已。

因此立志要靠部落格賺錢者千萬別繼續天方夜譚,很少人能靠寫部落格維生。

能做個專職部落客恐怕需要如女王、朱學恆、貴婦奈奈之類的流量和人氣,一篇文章就好幾萬人點閱並有後續討論,廠商才會主動找上門「請求」合作。

因為他們的確有呼一百諾的「功力」,產品討論的熱度就就容易引起注意,不管怎樣總達到宣傳效果。不過這些網路大喀也不是只寫部落格就能餬口,似乎都有額外兼職,因此正在朝著部落格夢的朋友,我會想狠狠的搖醒你們。

而且像他們這種大喀型的部落客也相對要承受更大的社會責任還有額外風險,抗壓性低的可別輕易嘗試。

鄉民的特性就是「酸」人,有些酸功看來有創意實然惡毒帶刀,如果部落格人氣略高又寫些推薦商品,部分鄉民或網路不負責任的批評就像黏鼠板一樣,甩都甩不開。

(我們很有「黏鼠板甩不開」的經驗:佑佑一歲初剛學會走路,在家曾經我們放黏鼠板被黏到一隻腳,哇哇大叫,拔也拔不起來,也怕太用力拔,像嬰兒這種嫩皮會整個撕裂開來,因此還衝去買去光水解救這失敗的阿姆斯壯第一步)。

 

社會政策關於政府提供民眾福利需求者的方式大概有in cash和in kinds兩類,也就是提「現金」補助,或直接提供弱勢者「實物」需求,例如:奶粉、尿布、米等。

說來真好笑,我孩子都大了,還有廠商說要提供in kinds的尿布,孩子用的到的時候我都不想寫這種推薦文,遑論孩子離「小小孩」也有段時間。

公益性(別以為公益性就沒費用,廠商還是會給個公定價)幾年前寫過,這種類型的文章我反而比較容易寫,因為當成寫心情文。不過產品推薦文我真的不習慣、也不會、也不想格子變成推薦產品的方向,因此什麼推薦文、試用文、試吃文我一概沒興趣。

例如以送蛋糕試吃的名義要寫推薦、用飲水機(而且飲水機還是試用,廠商要收回)也要寫推薦、連奶粉、尿布都有網路公司來信或來電問是否能寫推薦文。

因為我家好像沒差那幾罐奶粉、沒差那幾片尿布,這樣就要幫某品牌寫試用文,說真的,對廠商是賺到,他們花一些原本就是公關的贈品(或金錢),就能讓多個部落客寫文章,而這文章都是正面的在網路流傳,對廠商而言,這種方式簡直是最便宜的行銷工具。

幾年前電視常看到史雲遜生髮的廣告,照理而言能在主流時買下廣告,而且有香港知名藝人李子雄、台灣演員陳昭榮等代言,因為有李子雄使用前和使用後的影像比較,很容易讓人誤信這是「有效的」,且應該是間資本雄厚、有制度的公司。

不過前陣子看到新聞發現,有消費者把這「生髮藥水」送檢驗後發現,所謂的生髮水根本是「成本便宜的酒精水」,卻聲稱有生髮功效,而李子雄的代言廣告裡,「使用後」的照片是李子雄在攝影棚裡戴上假髮拍攝而成,李子雄宣稱「不是代言,是分享我的親身經驗」,更使大眾誤認有療效,演員實在演很大、這公司實在賺很大又騙很大,簡直是通天唬人的公司。

因此現實生活中的名人選擇代言,有時候不但不會對他們的名氣加分,運氣不好還會有反作用力。

對部落客而言,寫代言當然有潛在風險,因為寫得太好,別人用完產品卻和預期期待以差距,消費者的氣不會在廠商,而是在為何部落客推薦文寫的這麼「神」。

部落客不只被流彈打到,還被當成砲灰目標,要小心網路人氣高也意味反對者眾(這絕對是一體兩面),選擇寫商品推薦文你現在收了「代價」,之後也會面對「代價」。

而站在廠商而言,這簡直是「淨賺不賠」的生意嘛。

 

我會告訴孩子的媽廠商來電詢問而我回覺一事,她偶爾會不解的問:幹嘛不寫,多少賺些。

這話好實在又好心酸,因為之前在蘋果日報看到一則新聞:逾8成民眾心聲「錢不夠用」

那幹嘛不「多少賺些」?

錢真的薄了,日前我和孩子的媽深夜在電視上看一則談話性節目,某來賓說他們家小孩一個月光補習費至少要二萬開支。

我們有兩個小孩......我們掐指一算,突然間覺得照這樣算來,光補習費就好似養兩隻吃錢怪物,久了絕對是一筆為數不小的開銷。

我無陶淵明的堅持,如果有機會肯定為五斗米折腰,不過網路上這些林林總總的試用文,我還是完全沒興趣。因為行銷廠商給一些商品做代價(也許本來就是公關品),要使用部落客的人幫他們寫推薦文,什麼五斗米,連0.5斗都不夠就能通殺「以為賺到了」的部落客。這些廠商的投資報酬率真的很高、很高。

我從沒怪廠商或寫推薦文的部落客,畢竟部落格的確是一個頗有用的平台,彈指間就能與世界接軌,既不用找美編人才排廣告的版型,也不用找印刷廠大量印製紙本,也不用花大成本上電視媒體打廣告。

而且「口碑行銷」相較於傳統媒體行銷更有資金更方便調度、也有比傳統通路「更厲害」網路傳播力,換算後的效益較大。在商言商,他們當然要做最好的成本效益評估。

且在網路寫了文章幾乎「百世流傳」,除非世界大戰地球毀滅,否則大多數的文章的壽命應該都活得比賦予它生命的主子還長。

推薦文和一般的心情分享文不一樣,因為拿人手短的先天限制下,很少有人不識相到使用別人的產品或吃別人的美食,還寫出負評之類的分享吧,這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要我寫一篇推薦伍佰音樂的文章,不用一毛錢我就會主動寫;如果要我寫什麼家庭用具(好神拖不是已經賣的很好嗎?),除了P不出來外,就算寫也絕對寫的很心虛,因為我「不是那塊料」,但卻要寫出產品「是一塊料」。

台灣從來不是三民主義的社會主義國家,而是極度美國消費型主義的國家,今年實習生和我的年齡差了18歲,一個世代通常以四年區分的話,我們跨越了至少四個世代,年輕世代又比我們以前更受資本社會影響。

因此當BlogAD的代銷商來電,除了產品簡單說明外,他問我:「你寫一則多少錢?」時,我在心裡OS自問自答一次:「我寫一則多少?」外,我大概也接受這樣的「個人價格標籤」,在商言商,而我們整個社會就是「在商」,不是分數取向,就是價錢取向,否則怎凸顯第一名的優越和名牌的品味。

是啊,現實的社會生活中,每個人的臉上其實都被標上無形的價值,不管你有沒有使用網路,也許夜深人靜時你可以試問:在愛人間、在孩子前、在家庭內、在工作上、在朋友中......

「你,值多少?」。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60008743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佑佑皮皮 in Pixnet

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