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佑、彥彥彈鋼琴0003

 

彥彥今晚上告訴我,六月初要參加讀經會考,要背三字經之類。

我沒太大興趣,但彥彥接著開始背三字經,原來這是他今天的功課之一。

我們不在孩子面前批評老師,因為這對老師這角色是種折損,因此遇到部分教育理念或作為我們沒這麼認同時,就算在孩子面前談論,我們也會技巧性的閃躲。

我等著彥彥背完簽名,我告訴在旁的佑彥媽:「我有個某個花蓮的臉書朋友,抵制花蓮讀經大會考」。

「因為不少家長反彈,後來花蓮政府態度轉軟,讀經大會考改為『有意願者參加』,沒意願參加者也無妨」

「我小時候這些都背過」,佑彥媽說。

「我應該也背過」,說這話的內涵隱喻,就算我背過我也已經還給老師。

佑彥媽背了好幾句,相對於已經大半還給老師我,我承認我輸了。

「能背三字經,然後呢?」我問佑彥媽。

 

號稱多元教育的台灣從來沒有想像中多元,反而用常模的要求讓天賦不一樣的孩子們「標準化」。

我沒想過抵制什麼讀經大會考,但我告訴孩子的媽,當天如果彥彥背不完整沒拿到那張「會考後的證書」,我是一丁點......連一丁點都不會感到可惜。

我把讀經會考看成是一種經驗的取得,至於有沒辦法背完整,那就不是我考量的地方,因為壓根我覺得孩子背三字經、弟子規沒太大意義。

作文能力好像也沒比較強,道德觀好像也沒這麼道德正確,頂多證明「會背三字經」而已。

我父母那一代的人常說:「你們這一代真幸福,想當年我們小時候如何如何......」

也常看新聞媒體說這一代的孩子真幸福。

關於物質方面的供給,台灣近年來少子化現象影響,因此現代孩子的物質確實比以前的小孩不於匱乏。

不過如果「幸福」的概念加上無形的競爭和壓力,有點悲觀的說:那我還不敢確定現在的孩子真的比較幸福。

我小時候讀幼稚園哪有背什麼三字經、弟子規,大概是每天玩樂後等點心吃、睡覺後再做些美勞、唱個歌之類,然後就放學回家。

所以現在幼稚園為了讀經會考的那張證書的這檔事來看,我並不知道哪一代的小孩比較幸福。

在教育體制內,我們還是選擇「參與其中」的這條路,意思即我們選擇威脅最小、應該如是的一條路,不過面對孩子在教育體制內的種種表現(拿到讀經會考證書與否),我覺得成熟的父母應該用更理性的態度來看,而非純然以結果論之。

小孩他可以看很多書、背很多詩詞,但依然缺乏生活能力,道德是一種空泛的背誦而非生活實踐。

自己的小孩在幼稚園也背了一些唐詩、弟子規,這些頂多證明他可以背書,心智如何發展並不取決於孩子背了多少唐詩,而是取決於孩子人格養成的良善與完整。

台灣的教育號稱多元,有時父母的態度才是實踐多元的重要推手,唯有父母瞭解某些多元教育又加深了「多元的標準化」本質,才能體悟除了標準的成功外,只要孩子的積極度、實踐力夠,孩子必能闖出他的世界。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60705587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佑佑皮皮 in Pixnet

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