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建中、台大這些第一流學府就無壞學生?就算在社會評價很高的學校,一樣會有壞學生。

我覺得這學校不值得尊敬,不是因為出了這兩、三個被社會公幹的學生,而是這學校用最簡單的方式想脫離被砲擊區,用退學的方式切割這燙手山芋。

如果是公司行號,我不苛求,因為公司賣的是產品、也是商譽,開除對公司商譽有損的員工,就是一番兩瞪眼的事,誰也怨不得誰。

百年樹人的教育事業,到底是不是良心事業?

晚上帶孩子去游泳時,在車上和佑彥媽談到最近「對街友潑糞」事件......

「我支持教育部長蔣偉寧的看法」。

「我真的覺得這學校很爛,爛到爆!」,我告訴孩子的媽,這字眼張力大嗎?這學校處理的方式真的很爛。

 

我沒必要替這兩位脫軌的學生說項,這事情也夠扯了、他們也夠大了,父母都拉進來承受這壓力情何以堪。他們誇張的行徑極度顯露出缺乏「尊重」。尊重社會不同階層、尤其底層階層的人,這是一種修養。

我們憑哪點看不起市場賣肉賣菜、或修車的黑手?憑哪點眼睛長在頭上?他們也只是比較不會讀書罷了,如果社會大學考試的標準是修車,那我們這些只會讀書考試的人都不用懷疑,我們就是「後段班」。

在「尪仔望春風」這部紀錄片裡,有一段對話簡單卻富有深意......

支持兒子繼續學布袋戲的賣豬肉老爸說:「人人都去唸書,那誰來賣豬肉?」

他雖然只是販夫走卒,但說出來的話直接、簡單,反而比知識份子操弄的學術語言,更屬論述說服力的醒鐘。

前段班、後段班各有一片天,尊重彼此發展取向、也尊重每個人不同的人格特質,這都需要孩子從小慢慢養成,因此這兩個欺凌遊民學生的舉動讓人非常憤慨,他們當然必須付出代價。

至於說,要怎樣才算代價,這樣算不算代價?每個人有不同看法。

有人認為跪下道歉時必須拿下口罩,幹嘛遮掩?

這樣要求不會太苛?帶出警局的犯罪者都可戴上口罩、安全帽保護,他們為何不能戴口罩?這樣就是沒有誠意?

我不知道被學校懲處、跪下道歉到底「誠意」夠了沒?真的不知道,因為取決於他們到底有無真心反悔,這點我們很難讀出來,也許更要經過些時日。

但有人說要他們「比照辦理」、甚至要吃屎之類,我常看不慣網路上部分嗜血魔人的要求,要說多有品,這些人好像也沒比這兩個學生高明。

 

有時候新聞出現相關少年、學生脫軌事件後,就有評論者拿出「教育失敗」這四個字押陣。

教育失敗?

是啊,這些少年教育失敗,但只強調升學成績的學校比比皆是,道德墮落不是沒有原因。就像這則新聞,教育孩子的學校場域碰到問題學生,就急忙用最直接的方式「退學」切割。

就自己的工作經驗而言,在少年工作場域也一段時間,如果這學校「退學」是對孩子最好的處遇模式,那好,遇到幫派少年、性交易少女等重大偏差行為者,學校不但直接退學,我看直接進少年監獄比較眼不見為淨,有夠階級、菁英取向。

我觀察政論節目也針對學生討論了幾天,感覺部分網友還不想讓這齣戲落幕,媒體也習慣用集體公審的方式報導,每天總是放些消息豢養大眾,也夠了吧。社會有更多誇張的惡人惡事值得報導、國家制訂政策有更多值得新聞去追追追的所在,但媒體追逐的不是公益,而是收視率。

「教育失敗、教育失敗......」常出現在名嘴和網友留言評論內容,我這文非針對學生,我更有興趣的是「學校」。

這兩位當事人就讀的學校急於回應社會的負面觀感,用「退學」的方式選擇撇清和犯錯學生的關係,實非成熟、有擔待的做法。

學校的輔導系統是失靈了?癱瘓了?神隱了?還是淡定了?

辦教育的這樣搞法,那該戴上「教育,失敗」這頂帽子者,不只是少年,只想自私的自我保護,並規避教育與輔導責任的學校,別客氣,這裡尚保留一頂。

我不會因為這學校因為出了兩位行為偏差欺凌遊民的學生而看不起這學校,但我會因為這學校處置方式(退學)而讓我對這學校的名字「印象深刻」。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60497580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佑佑皮皮 in Pixnet

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