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在苗栗公館度過,不過我們並非為「跨年」而出遊。

十二月中佑佑鋼琴發表會後,我們告訴他表演的很棒,「去台北以外的廟拜拜」是佑佑要的「獎勵」。

也許參加跨年這遊戲年輕時已玩過,越有年紀越感受跨年當晚已無波濤情緒,反是緩緩的漣漪。

跨2011年更心情平靜。

沒參加跨年活動外,連電視live轉播煙火秀都沒看,想必各地方政府或遊樂園當晚又在幾秒鐘燒了幾千萬。

煙火此形式上的歡樂只有幾聲「哇、哇、哇」中燃燒殆盡,印證美好的事情總是一瞬間。

晚睡已成為我的生活習慣之一,該早睡早起,但總是晚睡早起。

不過2011跨2012的凌晨,我反而深夜十一點多就和孩子們入睡。

和孩子窩在被窩提前「跨年」。

告訴孩子我們多幸運,有他們陪我們度過六次跨年。

不管有沒有寒流,喜歡在被窩中抱著孩子,他們是冬天最好的暖爐。

睡前告白後,靜靜的躺在一起,也是撩動跨年前或後最幸福的溫度。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55882182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alekd 的頭像
xalekd

佑佑皮皮 in Pixnet

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