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晚上我回辦公室,佑佑原本要留家裡,因為在家裡幾分鐘前才燒完羅大佑的「告別的年代」專輯,我說我要拿去車上聽。

佑佑臨時改變意見,因他想在車上聽羅大佑這塊他沒聽過的專輯。

第一首「告別的年代」聽完後,接著是第二首「彈唱詞」,這首歌聽快完的時候,我告訴佑佑:

「佑,以前我很小的時候,和怡廷阿姑(也就是我姐)曾為了一個音符看法不同在爭論」,我想到幾十年前的事情。

「我和阿姑那時候都反覆聽這首歌,最後還差一點寫信給羅大佑問那個音到底是『Me』還是『Do』」,我說。

「我剛仔細聽,我覺得應該是『Me』才對」......

「不知道為什麼我以前都聽成是『Do』啊?」,我告訴佑佑。

我再重放一次這首歌:「佑,你等一下幫爸爸聽看看,是『Me』還是『Do』」?

其實我是問的很虛偽,因為我認為佑佑聽不出來(佑佑的音樂、音準表現都很不OK),只是自己想讓孩子試著聽看看,我自己也想重聽一次那幾個旋律,想再確認一下。

「爸爸,我覺得好像是Do耶」,佑佑邊聽邊說。

「你是故意要說給爸爸開心的嗎?」,我故意眼睛大大的問著佑佑。

心理挺開心,證明父子同心嘛。

過了一會兒。

「爸爸,我覺得你沒說錯,但怡廷阿姑也沒說錯啊......因為前面很像是『Do』,後面那段很像都是『Me』」,佑佑用略帶微笑的聲音告訴我。

「你和怡廷阿姑都沒錯,也都沒對,一人對一半啊」,佑佑略帶靦靦的說。

我仔細的把羅大佑這首「彈唱詞」重聽了幾次,這兩個地方的音符還是有部分模糊,但聽起來佑佑似乎說對了。

 


如果聽不到該歌曲,可至原格子聽: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39127840

彈唱詞(「閃亮的日子」專輯)

詞曲:羅大佑 編曲:羅大佑

手指勾一勾 兩人心在此
眼神兜一兜 可愛的樣子
轉身掉頭去 誰的俏身影
別時多珍重 別后見真情
嘿呦哼嘿呦 天地的真情

人在世間生 誰無親父母
血肉身連心 養大焉知苦
同在世間生 同耕世上土
同擔日月天 同甘人世福
嘿呦哼嘿呦 天地的賜福

人在江湖上 几多恩怨尤
本是同根生 何以自相剖
血染生靈心 誰人凶刃手
絕滅天理處 誰人在怒吼
嘿呦哼嘿呦 天地的怒吼

人在風塵中 隨風四飄流
好惡終有報 只分遲或早
海闊天空心 常比日月久
頂天立地身 只為換自由
嘿呦哼嘿呦 天地的自由

嘿呦哼嘿呦 天地的自由
嘿呦哼嘿呦 天地的自由
嘿呦哼嘿呦 換我的自由
嘿呦哼嘿呦 換我的自由

 

P.S.

如果有興趣也可聽聽「彈唱詞」以下秒數:

00:40、00:48

V.S.

01:26、01:33(02:10、02:18)

是Do還是Me?或是沒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alekd 的頭像
xalekd

佑佑皮皮 in Pixnet

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