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有時候挺折磨人的。

星期三早上,我參加了同事的告別式,他是一位好同事、好先生與好爸爸,不幸於近年來得到胃癌,切除三分之二的胃後,原以為他的人生已重生。

我職場的同事們,他們的「弟兄情」異常濃厚是這職業的特色,因此當時他住院生病時,我的前老大人對部屬非常好,還指派同事近乎輪班式的去醫院照顧他、陪伴他。

他出院後,我們都以為割除腫瘤後癌細胞已經獲得控制,我想他也是這麼認為,因為當今年初我的前老大高昇職務到其他單位時,我們在給前老大的紀念簿留下我們每個人的隻字片語,我深刻的記得他留下的字眼是:

「X長,我的命是您撿回來的」。

但好人多磨,從今年初他的身體微恙,原來癌細胞沒放過他,反而擴散成骨癌、脾臟癌、大小腸癌。

我和他的交情並非深交,但互動的過程瞭解他是一位很nice的同事,後期他已放棄治療,因為醫生告訴他,他的生命剩下半年可活。

這兩個月在辦公室不見他,是因為他回到他的故鄉嘉義,展開人生最後的巡迴之旅。

耳聞最後他已經無法行動、無法言語,平均一天要嘔吐二十多次,我們心中都非常辛酸不捨。

因為同事的紀念文需要懷念文章集結,前副座大概把他和這位同事一二十年來的相處點滴、重要事蹟告訴我後,我代筆打了一篇懷念的訃文,邊構思文句時心情實在沈重。

星期三在告別式的場所我看到這篇和他的長官、好友寫的紀念文集結成一本小手冊,邊看心裡就難忍悲傷。

淡水暮色夕陽006

(攝於淡水,夕落)

我在職場有位很好交情的同事「許」,他問我告別式放紀念影帶「朋友」、「跟往事乾杯」的MV時我有沒有哭?

因為當天他哭到不行。

「我實在忍的很難過,都快忍不住了」,我說。

在那樣的場景真的很容易讓人落淚,尤其我看到平常一向屬於鐵漢文化的工作同仁,放到這紀念影片時,有人眼紅、有人靜靜的落下眼淚、有人在旁邊啜泣,在那種氛圍要忍住不哭,實在很不容易。

我的好同事「許」是他的直屬長官,從平常工作到後期照顧上付出了相當多的心力,告別式前幾天他告訴我,有四位這位同事的重要親朋好友要上前說出懷念這位同事的心情,因為我大概瞭解他們的相處過程和互動方式,希望我另打篇文章給他上台唸出他的不捨與懷念。

昨天告別式「許」上台第一句話就哽咽的說:「X宇,你真的離開了」。

當時的場景和氣氛,台下的朋友不落淚要忍得很辛苦。

他的小孩才比佑佑快一歲而已。

當他的孩子說:

「爸爸,你為什麼一直在睡覺!,為什麼要被關在裡面,爸爸你快點醒來,才會被放出來。伯伯、叔叔、阿姨告訴我:「爸爸到天上了!我還不是很懂,可是我會乖乖聽話,認真讀書,爸爸!我愛你!」

當場已經不是「落淚」的層次,心裡真的很酸、很酸。

男人落淚到底示不是弱者的表現?當然不是。

有時候流淚是超越性別的,感動會流淚、感觸也會,尤其當親朋摯愛的離開,這牽涉到許多人性深沈的記憶、幾年的相處片段會在落淚前刻,在心中的某處播放。

鐵漢柔情,若每一滴眼淚都值得,那就夠矣。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38426886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創作者介紹

佑佑皮皮 in Pixnet

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