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家庭的小孩總有他們獨特的樣貌,我指的「獨特」意指「外人難以理解」的事情。

我每次回到家門口拿鑰匙開門時,佑佑和彥彥就像在逃命般的在我開門的前一刻,狂奔到房間躲起來。

沒有人能理解,包括我。我也不理解這種天天上演的戲碼,我只是「習慣」他們用這樣的方式迎接我返家。

對他們而言不會無聊嗎?因為每次躲的地方都一樣。

我得要假裝在房間喊了他們的名字(唉,我每天也得重複這個動作一如故往),然後假裝沒找到,最後才在桌子下找到這兩隻。

每天都一樣,簡直是「倒帶」。

好玩在哪?以大人的標準而言,根本是無聊透頂加三級,但他們就是一直沈浸在這樣的戲碼。

就算好玩,也維持幾次、甚至幾個月就好,有必要持續兩、三年的時間(可能要等他們上幼稚園後,沒待在家等我回來才會結束吧)樂此不疲。

這種情況十次有九次都這樣,我真不能理解「每次都躲同樣的地方,哪裡好玩」。

前兩週嘉義阿姨來家裡住,她完全搞不清楚當時到底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讓這兩隻衝到房間。

因只聽到開門聲,佑佑和彥彥這兩隻原本在客廳看電視的他們,突然從完全靜止到「奪命狂奔」,這一目嘉義阿姨看得傻眼邊問剛入門的我:

「他們怎麼了?」

我緩緩告訴阿姨:「阿姨,這樣正常啦」。

 

以下隨寫佑佑昨天小哭的事情。

佑佑很少哭,當然沒有情緒不代表是好事,感情宣洩反而正常。

不過在我們育兒的過程中,「少哭」意味著我們還是可以繼續當個「不必那麼認真」的父母。

因為不用常常處理「以哭當武器」、「以『起灰』當工具」的小孩問題。

不過昨天佑佑小哭,是因為他們躲起來的時候(佑佑躲桌子底下、彥彥躲門後),彥彥先被我找到,佑佑後來還是被我找到。

但重點是:佑佑認為是彥彥「害他」被我找到。

「為什麼弟弟你要說」,佑佑哭臉的說。

「第‧二‧次‧了‧」,佑佑使出加強語氣。

「我剛剛沒有說」,彥彥告訴佑佑。

彥彥:「哥哥,上次我有說你在桌子底下」。

「可是這次我沒有啊!」,彥彥肯定語氣表明「他這次沒有害哥哥被找到」。

「可是我有聽到你說桌子底下啊」,佑佑非常不服氣的指正彥彥的說法。

彥彥用他一貫緩緩的說法:「哥哥,剛剛我是跟爸爸說,你這次『沒有』躲在桌子底下啊」。

佑佑聽到這話整個眼睛翻白眼瞪著彥彥,氣的勒。

最後......

佑佑哭了。

我笑了。

彥彥茫然了。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33880031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創作者介紹

佑佑皮皮 in Pixnet

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