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佑佑昨天應該可以漸漸進食,因為看他前晚已經說了不少話(前幾天就是連說話都懶),不過晚上還是都沒吃。彥彥更別說了,本來平常胃口就不怎麼好,現在腸病毒剛好在發作,連嘴巴、臉頰都紅疹,因此晚上也都沒吃東西。

昨天早上彥彥的吊點滴的軟針跑掉,整個手很腫。先前以為只要點滴還在滴,就是有打到血管,不過護士告訴我們,有時候沒打到血管也是會滴,就像彥彥這次一樣,害彥彥打點滴的手整個浮腫,只好換到另一手重新打點滴。

不過彥彥也因為這樣不好的經驗,現在只要看到護士要換點滴就會哭,明明不需要抽換軟針彥彥還是會恐懼,晚上洗澡時脫衣服也很怕碰到打點滴的左手,不知道這樣不OK的經驗會不會影響以後的打針心理。

我和佑彥媽討論過關於佑佑打針,除了佑佑小時候第一次(或第二次)打針唉了幾聲,除此佑佑打針都有夠會忍(雖然這不一定是好事),平常開刀、以前小時候扳機指開刀前抽血、吊點滴等,佑佑都不會讓我們覺得「小孩打針是很麻煩的事」,反正抽血、打針佑佑就是不會哭鬧,實在很有「本錢」打針啦。

當然這種本錢寧願用在其他地方。

隨記一下這兩隻的腸病毒住院一二事,寫的還真雜。

現在三隻都睡了,醫院病房很安靜,除了小小的鍵盤聲外,還聽到房間內的電冰箱聲音。

晚安,台北,明天還得早起上班。

晚安,腸病毒病菌們,明天記得罷工,或一覺不起。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28068392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創作者介紹

佑佑皮皮 in Pixnet

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